因为个人健康问题,生食瓦娜和邦妮·蕾贝卡等等人气 YouTube 播主纷纷放弃纯素食主义,但是他们的粉丝可不是吃素的。

去年三月,YouTube 知名素食播主尤瓦娜·门多萨(Yovana Mendoza)在自己的 YouTube 频道 “生食瓦娜”(Rawvana)上传了一支视频,立刻在她的粉丝之间炸开了锅。

“说真的,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和你们说这些话。” 视频中的门多萨对着摄像头说道,表情颇为严肃。

凭借自己制作的生食素食视频,门多萨在 YouTube 上怒攒两百万粉丝。然而最近,她不小心被人拍到在餐厅 吃鱼。视频流出后,粉丝们怒斥她为大骗子。在这支致歉视频中(该视频目前已经被设为私密),门多萨解释说,虽然自己坚持了六年的生食纯素食主义(就是更硬核的素食,一切动物产品都不使用,包括蛋奶类和蜂蜜)“确实提升了她的自我意识”,但是最近她的健康开始出现问题:她已经停经,“基本处在贫血状态” 而且饱受消化系统问题的折磨。她表示自己确实是撑不下去了,为了改善健康状况,她必须开始吃鱼和鸡蛋。

“我决定要把健康放在第一位。长久以来,我都没有重视健康。” 她说。

她的酸楚告白并没有博得粉丝的同情。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有人说 “你应该改名叫 ‘骗瓦娜’”,还有人说 “你自己吃素都快吃死了,还敢叫我们跟着你吃……你真的很棒哦!!” 另外还有不少人在她的 Instagram 评论区狂刷鱼的 emoji 表情。

值得注意的是,门多萨并非个例 —— 越来越多的纯素食网红正在放弃自己的信仰。2018年十一月,纯素食运动员 蒂姆·谢夫(Tim Shieff)在一支视频中承认自己在吃三文鱼和鸡蛋,并最终离开了由他亲自创建的纯素食服装品牌;2019年一月,邦妮·蕾贝卡(Bonny Rebecca)和 史黛拉·莱伊(Stella Rae)均上传视频宣布自己不再当纯素食主义者。而几乎就在生食瓦娜发布声明的同时,另一位知名纯素食网红 —— “生食联盟”(Raw Alignment)频道的艾莉丝·帕克(Alyse Parker)也用一则类似的 告别声明 对无数粉丝造成会心一击。正如《每日野兽》(Daily Beast)网站在今年三月所说:“YouTube 纯素食社群正走向分崩离析”。

事情并没有就此画上句号。今年四月,知名纯素食博主 “极简烘焙师”(Minimalist Baker)告知 她的160万 Instagram 粉丝:她的账号将开始贴出一些以动物制品为食材的食谱。究其原因,是因为 “极简烘焙师” 的创始人丹娜·舒尔茨(Dana Schultz)已经出现了健康问题,并开始转吃杂食了;同月,知名女星安妮·海瑟薇公开宣布:一盘冰岛三文鱼让她放弃了纯素食主义,而且这盘鱼让她的 “大脑获得了如电脑重启般的感觉”;五月,芬兰纯素食博主薇皮·米卡南(Virpi Mikkonen)告诉《每日邮报》她现在已经开始吃黄油、肉类和山羊奶酪,因为她此前坚持的无麸质、无谷、植物性饮食方式让她的更年期激素出现了紊乱。

门多萨也不是唯一一个在被揭穿真相后惨遭仇恨言论与口诛笔伐的人。网友和其他 YouTube 纯素食播主争先恐后地向所有这些叛徒发起谴责,痛斥他们背叛革命。

比如在邦妮·蕾贝卡的 Ins 上就有粉丝留下了这样的声讨:“你这个人是有多可悲?要不干脆录个视频详细解释一下母鸡的大姨妈(译注:即鸡蛋)和死鱼如何能够改善你的健康问题???我倒是很期待你准备怎么做科普哦!!你完全可以少吃草酸盐食品,继续坚持纯素食主义,你个智障!”

极简烘焙师宣布转型后,评论区也出现了类似的痛骂:“我对你极其失望,你怎么有脸一边吃死肉一边谈论尊重身体?你这是在毒害身体!你谈什么尊重?我怀疑你是在收钱办事,你还有没有职业道德?”

蒂姆·谢夫发出他的 解释视频 后,一位粉丝在下面留言说:“看到这个视频,我的心彻底龟裂了。还有,我觉得你真龌龊!”

在邦妮·蕾贝卡的 “出柜” 视频(目前点击量已经破百万)中,蕾贝卡表示自己 “非常惭愧,非常内疚”,还说在放弃纯素食主义后,她 “彻底迷失了自我”。其中几位播主一直是以严苛的饮食原则而闻名,然而在公开宣布不再吃素之前,他们就已经偷偷吃了好几周甚至好几个月的动物制品。但是在视频中,他们都解释说自己也是被逼无奈。

当然,许多的纯素食主义者的身体都非常健康,没有任何问题。营养学家、教授、詹姆斯比尔德美食奖获奖作者玛丽昂·奈瑟尔(Marion Nestle)说:“大部分健康人士应该能都适应这种全植物性饮食,” 但她也强调要吃 “各种各样的素食,摄取足量的卡路里来维持健康的体重,并且要想办法摄取维生素B12。”

另外,治疗师、整体健康(holistic health)教练萨曼莎·艾克里夫(Samantha Elkrief)还强调,纯素食主义者还应该注意监控自己的蛋白质含量和铁含量,并且服用足够的 Omega-3 脂肪酸。根据 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的报告,缺乏维生素B12和铁会导致记忆衰退、头晕、疲乏等问题。在公开宣布放弃植物性饮食的声明中,这些纯素食博主和网红们均表示自己出现了各种健康问题,比如停经,出现红疹和粉刺等皮肤病,头晕,失忆,还面临消化问题。

奈瑟尔指出这些问题更多是因为 “饿出来的”,而不是因为标准的植物性饮食造成的危害。她认为植物性饮食 “不应该会导致减重或者上述任何问题。” 但是,奈瑟尔补充说高纤维植物性饮食可能需要时间去适应,而且低纤维饮食的人 “接触的植物食物种类有限,无法满足自身的营养需求。” 换句话说,很多网红看似健康美好的饮食习惯可能存在很大的问题,而且不可持续。

“我确实看到越来越多的素食网红正在因为健康原因而放弃纯素食主义,” 美食博主Ins 账号 名为 “Kale Me Maybe” 的卡莉娜·沃尔夫(Carina Wolff)告诉我们,“越来越多的网红在撕下纯素食标签,我觉得是因为他们发现自己被过于严苛的饮食习惯所束缚,并且出现了各种健康问题。”

我们任何人都可能在某种饮食计划中走向极端,但是网红们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因为他们海量的粉丝群和赞助商希望他们能长期维持一个特定的人设,发布相同的内容。在《卫报》的一篇关于网红的专题文章中就提到,许多网红 “感觉自己与一个静态的、不真实的形象紧紧捆绑在一起”,这会给他们造成心理影响。为了能够讨好粉丝和继续吸粉,网红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些网红甚至还特地雇生活教练来帮助他们应对高压。而如果你的日常饮食就是你打造网络人设的基础,那它带来的影响可就不只是心理负担那么简单。

虽然《卫报》在去年宣布纯素食主义已经成为 “一种全国性现象”,但是根据2018年的一项 盖洛普调查,美国的素食主义者(vegetarian)和纯素食主义者(vegan)的人数在过去的20年里并没有多少变化。但是,相关数据也显示植物性食品的销量确实出现了上升,这就表明人们对健康饮食和环保主义的兴趣日渐提升,而 Beyond Meat 和 Impossible Foods 这类素食汉堡品牌的成功,也让替代肉类和乳制品的植物性食品更加普及化。实际上,最新的数据已经显示购买这些人造肉汉堡的杂食者人数比素食者和纯素食者还多。

“纯素食主义意味着你不能吃动物制品。这种吃法并不一定就比杂食更健康,我们经常会忽视这个问题。” 艾克里夫说。她从5岁起就开始吃素,而且 “大半辈子” 都是纯素食主义者。但是在2008年,健康问题迫使她不能再食用豆类和谷物一类的食品。

为了让自己的食谱更加丰富,艾克里夫开始吃鱼和鸡蛋。最近,她也开始尝试吃肉。“我吃肉并不多,我也无法享受吃肉的过程,但为了健康,我必须这么做,” 她说,“最重要的是你自己需要什么,而不是盲目地跟风。”

专业人士可能不会推荐你 “跟风” 那些过于严格的饮食方法,但是对于网红来说,流行吃法就是他们蹭热点的对象。沃尔夫说,在 Instagram 这种推崇 “标签为大” 的环境中,许多网红会一味地追求热门标签,并以热门标签为基础打造饮食计划,毕竟对于网友来说,搜索 “纯素食” 或者 “生食” 这样的关键词,可比搜索 “富含水果和蔬菜的均衡饮食” 方便快捷得多。

“很多这些网红所坚持的饮食计划可不仅仅是不吃动物制品那么简单。” 纯素食饮食作者艾莉西亚·肯尼迪(Alicia Kennedy)说,“他们给自己设定的各种条条框框是注定要失败的,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也曾经是这样的纯素食主义者,基本只吃生食和无麸质食品,因为我觉得这才是 ‘正确’ 的饮食方式。但是不管是从个人角度还是生态角度,这都是不可持续的,尤其是生食。”

虽然许多批评的声音都源于粉丝对纯素食主义近乎军事化的执行态度,但是纯素食网红之所以遭受攻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宣传和兜售的排毒产品、烹饪书以及相关教程,与他们自己的全新饮食计划自相矛盾。

在门多萨的 声明视频 中,她就提到自己吃生素食,做果汁排毒,甚至进行了长达25天的清水断食。而其它的前纯素食网红,比如艾莉丝·帕克和蒂姆·谢夫也都推荐采用各种排毒法和断食法(蒂姆·谢夫还喝自己的尿),而像蕾贝卡这样的网红则彻底拒绝一切油脂。包括蕾贝卡和门多萨在内的多名前纯素食网红都表示医生早就建议他们要吃动物制品了,但是他们屡屡无视医生建议,直到健康问题出现恶化,才被迫打破戒律。

安娜·里德(Anna Reid)也是一位 YouTube 播主。在她看来,这些近乎苛刻的饮食计划都是受到 Freelee the Banana Girl 的影响。Freelee the Banana Girl 是一位 饱受争议 的澳大利亚 YouTube 播主,她一直大力鼓吹高碳水、低脂肪的纯素食饮食。她的一大特点就是每餐都吃大量的水果,并且推崇每天上半天只吃生食。最近,她还一连制作了多支 视频 抨击门多萨这类人是 “伪素食者”。 

我和一些人气很高美食博主在一起合作……她们放在网上的那些东西他们自己都不吃。

这些极端到危险、但是却被贴上 “绿色健康” 标签的饮食方式现在有个专业名词叫作 “健康食品痴迷症”(orthorexia),这个词的发明者史蒂芬·布拉曼(Steven Bratman)博士对它的定义是:“一种对健康食品的不健康的痴迷”。

前纯素食网红博主乔丹·杨格(Jordan Younger)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杨格曾经以 “The Balanced Blonde” 为名经营一个与纯素食健康与生活方式相关的博客。在意识到自己陷入了 “排毒” 与生食纯素食主义的恶性循环后,sblive58.com:杨格帮助提升了公众对 “健康食品痴迷症” 的意识。如今她的饮食已经灵活很多了,但是她依然坚持一些原则,特别是在她被诊断患有一种至今仍充满争议的 “慢性莱姆病” 之后。在去年九月的一篇博文中,她提到自己不再吃鸡蛋、鱼,也不喝咖啡,并重新回归没有盐、糖和油的素食饮食。然后,在今年六月末,她又因为蛋白质缺乏和 “严重的” 肠易激综合征重新开始吃鸡蛋。

让人们放弃纯素食主义的不只有健康问题。安柏·圣彼得(Amber St. Peter)生活在南加州,是一位美食健康网红。她说她当了将近十年的纯素食者,但是两年前在欧洲度蜜月的时候,她开始 “重新思考” 自己的饮食问题。

“当时我幡然醒悟,” 她说,“我突然发现,我什么都不能吃,我根本没有享受自己的人生,我想做的事情我都不能做。” 回到加州后,她开始转向吃更为均衡的全食,重回小时候在缅因州时的那种 “从农场到餐桌” 的饮食方式。现在大部分食物她都不拒绝,但是因为过敏,她还是不能吃大豆和乳制品。

网红吸引粉丝和赞助商的方法,就是把经过加工的光鲜迷人的 “日常生活” 发到网上。但是粉丝数量越多,他们的压力就越大,因为他们要继续扮演这种特定的生活方式,同时又要融入最新的流行趋势 —— 不管这些流行趋势有多么的极端 ——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持人气与特色。正如阿曼达·穆尔(Amanda Mull)在 食客网站(Eater)的一片文章所说:“网红……必须找出一种方法来满足观众的需要,让观众觉得他们也能做到,这其中就包括投射出一种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生活方式。”

“我和一些人气很高的美食博主在一起合作,” 艾克里夫说,“他们放在网上的那些东西他们自己都不吃。他们也会极其焦虑,因为他们经常要纠结应该在网上发什么内容,如何安排时间在做饭的同时拍好所有的照片。我觉得这对网红自己来说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健康的事情了,更别说那些相信网红就是这么过日子的观众。”

十年来我一直和周围人宣称我是素食者,但在过去的四五年里,我一直在偷偷吃动物制品,我根本不敢告诉别人。

2019年三月,安娜·里德在自己的 YouTube 频道 Vegan Earth & Soul 上传了一支 视频,在这支视频中,里德记录了至少20位自2016年以来就通过视频宣布自己放弃纯素食主义的网红播主。现年28岁的圣彼得认为,之所以有越来越多网红放弃纯素食主义,只是因为他们长大了。”

“我觉得他们和我放弃纯素食主义的原因可能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都意识到十八九岁时做出的极端决定已经不适用于奔三的生活了。” 她说,“我倒不是说年轻就怎么怎么样,但是你确实对这件事情投入了太多的热情,这个决定可能并没有经过多少妥善考虑。”

“素食主义很多时候表现出一种非此即彼的极端,这也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的原因,” 肯尼迪说。而且这些网红们发现,他们的粉丝根本不接受他们做折中选择。

粉丝表达的最常见的情绪是失望和愤怒,当然还有宣布取关这些网红的 YouTube 频道或者 Instagram 账号。粉丝这样的反应会造成明显的冲击,因为这些网红就是依靠粉丝数量来吸引品牌赞助、卖产品,并通过 YouTube 视频奖励机制一类的平台政策来赚钱,而要想靠 YouTube 赚钱,唯一的方法就是获得并维持可观的粉丝量。

除了粉丝发难之外,其他的 YouTube 纯素食播主也会制作视频来抨击他们的同行,很多的前纯素食者都不幸沦为了这些视频的攻击目标,而且这类 diss 视频的点击量通常都奇高。

圣彼得说她在宣布自己转变饮食方法之后 “脱粉数千”。但是她收到的并不止有负面反馈。圣彼得说:“我敢说现在我收到的大部分粉丝反馈都比较积极,比如 ‘天呐我真高兴你宣布放弃纯素食了,十年来我一直和周围人宣称我是纯素食者,但在过去的四五年里,我一直在偷偷吃动物制品,我根本不敢告诉别人。”

很多有着海量粉丝的网红虽然并不是纯素食者,但也会在个人主页宣传 “以植物为主” 的饮食,比如账号为 Gimme Some Oven 的艾莉·马丁(Ali Martin),账号为 The Toasted Pine Nut 的林赛·弗里曼(Lindsay Freedman),以及前面提到的账号为 Kale Me Maybe 的沃尔夫。在她们的相册中,你可以看到鹰嘴豆和纯素奶酪与鱼、鸡蛋甚至是肉的照片同时出现。这种饮食方式的正式名称叫做 “弹性素食主义”(flexitarianism)。根据《纽约邮报》去年的一则 报导,今天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都是采用这种饮食方式。今年七月,餐饮权威杂志《美食与美酒》(Food & Wine)也指出,最新研究发现弹性素食主义 “已经不再是一种少数人的生活方式,而是已经跻身主流饮食文化。”

沃尔夫有意不给自己的饮食方式贴标签,她说以前她自称是 “植物性饮食”,但是这么做的后果是,只要她发出非纯素食的照片,就会遭到粉丝的抨击与质疑。但是,她指出像直觉性饮食(intuitive eating)这样的全新饮食方式正在社交媒体上普及健康但不贴标签的饮食方法。

“虽然对我来说,当纯素食主义者不是正确的营养摄取方式,但是这个过程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式,从这个角度看,这也是件好事,” 圣彼得说,“我觉得没人可以斩钉截铁地宣传某种饮食方式就是 ‘终极答案’,这全是扯淡。”

“我们应该多进行一些尝试,如果这种方法适合你,那就坚持用。如果不适合,那也没关系,你可以尝试其他的方法。”

这种思维方式正越来越受欢迎。7月4日,尤瓦娜·门多萨在沉寂多个月之后上传了一支新视频,取名为 “再见,生食瓦娜”(Goodbye Rawvana)。视频中的她站在一片阳光明媚的海滩上,微笑着向镜头宣布她已经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时间教会了我很多,” 她说,“我学会了倾听自己身体的需求,做出适合我的决定,对我的健康有益的决定。我不会要求你按我的方法做。”

除了少部分骂声之外,绝对多数评论都热情欢迎她的回归,没人再发鱼的 emoji 嘲讽她了。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